行路且戈

【雷安】语言不通的爱人

#不明物安迷修x王子雷
#讲英文的安x说我大中国话的雷
#大概翻译不是一摸一样的规矩完美。
#……雷


前些天小王子去北森林玩,却从一条小河里看见了一条奇怪的生物,那东西长着长长的……尾巴?好像是裸着的,但浑身上下都有奇怪的花纹,像件衣服一样。

对于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狮来说,当然是……好奇的戳了戳。然后……
这家伙就醒了。
雷狮看见他甩了甩自己的头。然后一脸茫然的盯着雷狮看。
雷狮豪气地笑了笑。

你是个什么东西?


————————
安迷修不会说话,这名字也是雷狮随便取的。其实他是会说话的,只是雷狮听不懂他说的什么。
“What do you talk about?”
“啥玩意?”
“Pradon me,What do you talk about?”
“什么鬼?”
在雷狮听来那就是天文,其实雷狮要是看一点英语书也不至于这样,只是他太皮了,导致那位英俊到能迷倒一位可爱小姐的教师经过短短三年便成为了一位地中海。让那位痴情的小姐失了心。顺带拆情侣。

于是这种语言不通带来的崩溃每天都能把雷狮气哭。
“你什么东西!烦死了!”
安迷修忍着怒气瞪着雷狮,“I don't know what you talk.!”


……于是每天也会上演一些面部语言和——肢体语言。
看到雷狮和安迷修扭打在一起像两只脏兮兮的鸭子的时候,雷狮他母后恨不得把他们俩关起来!
但是还是得保持微笑和风度。
“哎呀,雷狮你不要这样嘛!”
雷狮不理,安迷修听不懂也便继续和雷狮打。
母后气的手抖:妈蛋。
“哎呀,雷狮你不要再这样了嘛!”

见两人还是打的厉害,优雅的王后被气出了一句话,“Fuck you!”

几乎是同时,两人停了,都转而用奇怪的目光看着王后。那是两人第一次神同步。
但王后被看的很不舒服……


——————————
几年后,雷狮成熟了,而且稳重了很多。
但是更重要的是,他英语说得特别溜了!
没人知道是为什么。
传说……是因为旁边有位美人教。

传说不错,的确有位美人教!
传说还说,那美人有着浅棕色的头发,特别柔顺,那美人有海兰色的眼睛,好看得不得了!传说就是因为这双眼睛雷狮才听的进ta的话才学会的英语。
传说说的不错,都是真的。

就在众人都觉得这位美人会成为王子妃的时候,毕竟只有ta能管的住雷狮。意外发生了,殿下宣布了终生不结婚的誓言!
这可吓坏了芸芸众生们。他们的王子这是做什么?这是要上天啊!

殿下万万不可啊!

——————
如果说雷狮经过几年之后是成熟了,那安迷修则是更好看了,成了那种看了一眼别说打连骂都不行了。可是雷狮不这么认为,仍然辣手摧花。
于是酿成了悲剧——安迷修的失踪。

说来也巧,当天正是雷狮宣布永不结婚的日子。


就在大家都以为心寒的安迷修先生不会再回来的时候,就真的没回来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狠心的殿下不会去找的时候,还真的去找了。

尽管后来殿下已经亲自上阵和人去找,但还是没找到。

“哼……你就跑吧。”

————————

安迷修回来了。
带回来了足以震惊全国的东西。——

一朵神奇之花。
但只有他知道。
安迷修本来打算悄悄种起来,等长大之后再带人一起欣赏。
毕竟那是安迷修故乡的花,不同于人类的花,不仅漂亮无比,香气四溢,而且特别大,像一座山一样!
于是他就悄悄种在了雷狮的房间,想等他看到之后惊喜的神色。然后……?然后想要什么?在得到这个问题之后,安迷修想了一晚上。看了一晚上星星,还是没想到答案。
既然不知道,索性不去想,反正是很想做的事就是了。

第二天。

雷狮一脸惊愕的看着睡倒在自家窗台边的安迷修,还在起风,摇曳的窗帘在安迷修头顶飘浮。时不时还会拂过他的脸。

雷狮怔了怔,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把人抱起来。
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
明明昨天还很气找不到人,还说着要是回来了就打断他的腿,可是此刻还是忍不住想轻轻护着他的心情。
其实更担心他回不来……

好了没事了,人回来了。雷狮不自觉笑了一下。


安迷修就在自己怀里呢。

雷狮抱起人之后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怀里那个人好像无处安放一样,不知道是该抱着还是……

最后还是决定抱到床上去。
他走的每一步都很轻很轻,安迷修也同样很轻很轻。雷狮也很轻很轻的把人放到了床上。

还悉心的盖上了被子。


在北森林,有一个胖女巫。
据说,她缺一只猫。
据说,她创造了一只不像猫的猫。
据说,她丢了那只猫。
据说说的很对,都是真的。
据说还说,女巫知道了那只猫的方位了,因为它曾回来过。如果猫还不回去的话,她就会下一场暴雷降临在雷狮的王国,让整个王国成为可怖的存在。雷狮作为王子,自然是要为百姓考虑为先。


————————
过了很久,安迷修醒了。
“你去哪儿了?”雷狮盯着睡眼朦胧的安迷修问。
“嗯?”
雷狮叹了一口气,耐心问,“Where did you go? ”(你去哪儿了)
“My former home.”(我以前的家)
“Your former home?”(你以前的家?)
“嗯……”
“Aren't you happy living here?”(你在这里不开心吗?)
“No. It's because your birthday is coming.”
(不是的,是因为你的生日快到了。)

安迷修笑了起来,眼睛里有雷狮喜欢的颜色。
“生、日、快……惹!”安迷修一字一句的说道。很卖力。
“安迷修。”
“嗯?”
雷狮捧起安迷修的手,亲了一下。电流便吧啦吧啦传遍了安迷修上下,安迷修脑中闪出白光一个刺激晕了过去。
“Fool.”(傻瓜。)



阴森,寒冷,是遥远的北森林。这里是一片被遗忘的地方。
所以,“Do you want to send me back?”
(你要送我回去吗?)
安迷修停下脚步,等着雷狮的回答。
雷狮没理会,继续走着。
但栓在安迷修手上的长绳子很快就因为雷狮的继续走动而扯直了。
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一根长线在两人之间绷的很直。直的像一条河。


“不是,我带你Elope(私奔)”
雷狮转过头,看着吃惊的安迷修说,“因为我只想和你结婚。”
“但在此之前,”雷狮转了过去,语气很甚坚定“我们要翻过这片森林。”
——————————

在安迷修爱的心灵的浇灌下,作为礼物的花儿在第二天便压坏了整个王城!
恭喜恭喜。

【雷安】那位白雪王子去哪儿了?

在遥远的西方国家,一位国王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王子。
他的皮肤像血一样白,
他的唇比樱桃还要红。
尤其是那双眼睛,比水晶还要剔透。
#ooc
#HE
#智障类
#雷总出现较晚
#结局2很雷!!!!
#再看一遍上一条
国王高兴极了,他激动的抱起小王子
“嘛,”恰巧国王看见窗外纯白的冰雪,便转头笑嘻嘻的对小王子说“从今天起,你就叫白雪王子啦!”
小王子高兴得哭得更大声了。
“是不是很好听呀?”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国王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喜欢!宝贝乖啊!”


“陛下……”王后虚弱的躺在床上,脸上发白,看起来苍老了很多。美丽的海兰色眼睛里还包含着泪水……“陛下……这个名字不妥……咳咳,咳咳!”
王后看起来很痛苦,她悲怆的说“求您了,看在我面上……就叫白马王子吧!”


————————
那句话之后,王后就逝世了……据说,去了一个美丽的地方……
国王……并没有完成王后,他的妻子,最后的愿望……
因此,“小白雪真可爱啊!”国王高兴的对着他的新老婆说。
那时小白雪已经14了。
国王的新老婆是个挺好看的女人,她带来两个姐姐,可惜,那两个姐姐长得不咋地。撼动不了美丽的小白雪的在国王心目中的地位。

但好景不长……小白雪唯一的亲人——老国王,嗝屁了。
没人知道原因……或者,知道原因的人都被幕后主谋嗝屁了。
那天下了好大好大的雪,就跟小白雪的皮肤一样白,小白雪很伤心。他在雪地里哭的连嘴唇都发紫了,但寒冷的冰雪依然抵挡不住他散发的圣洁的美丽。

就是这份美丽,引来了仙女辛蒂瑞拉。
仙女见他可怜,就说送他一份礼物。
吃惊的小白雪干巴巴的看着仙女。
他看见仙女挥动了魔法棒,他的周身散发出了蓝色的光芒。他激动极了!
仙女说“来来,小可爱,我赠与你一个名字!安、迷、修!”
语罢,光芒消失了。
小白雪诧异的看着仙女“我不是有名字吗?为什么给我这个?仙女?”
“哎呀你那破烂玩意儿能叫名字?你爸不是神经病我都不信!得得得,送你还不高兴是不是?行行行,再给你一个礼物!”
于是仙女又开始挥动法棒!
“来来,小可爱,你将在16岁找到你的真爱,17岁尝试到禁果的美好18岁……”
“仙女小姐!停!……”小白雪听不下去了,他的脸通红通红的……
啊,这家伙真美,仙女想。



#就这样,小白雪开始了灰马王子的故事……

国王逝世后,安迷修理应是王位的唯一继承者,然曾不想。国王的老婆,那个女人,是个女巫!
她占据了安迷修的一切!
曾经的善良继母没有了,只剩下那个眼里充斥邪恶的巫婆。
曾经的美好没有了,只剩下那些干不完的活。

难怪……父王不爱母后了,不顾一切要娶了这个女人。起初,所以人都觉得是真爱,包括安迷修……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是被魔法蛊惑的结果!
那么……安迷修想到了那个仙女给他的“礼物”。
大概……也是假的,是不真实的吧。
突然一阵心酸……心口闷闷的,既然是假的,那么谁能来拯救自己呢?
安迷修苦笑了一下,继续埋头苦干。

要是干不完这些活,不知道又有多少可怜的小姐遭殃……他看着似山高的衣服,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好冷……
窗外飘着雪……又是一年冬天吗?

——————————


“来来,我的小可爱~”突然出现仙女向安迷修伸出双臂,好像是想抱抱他。
安迷修从睡梦中被唤醒,迷迷糊糊的揉着眼。
要知道,那两个心里不善良的坏姐姐是不会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和他说话的。至少现在绝对不是的。

然而在他看清来人后顿时大脑当机了。
“哎呀小安迷修不要这么看着我嘛~!”
“为什么……您又来了?”
“啊啊,我不是要给你礼物的嘛!”她弹了一下安迷修的脑门。“你看看你!都瘦了!要是他知道了还不……!”仙女忽然狠狠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尴尬的打着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啊?什么他啊?”
“啊哈哈……”仙女紧张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急着说“你看,这不是皇帝他儿子选妻子嘛!全国的漂亮人儿都去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啊?”她笑得放光,连脸都要贴上安迷修了。
安迷修认真托腮思考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郑重的说:“教皇他儿子选妃和我没什么呀。”他做了一个绅士礼,“虽然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但还是谢谢您了。”
仙女连忙说:“不不不!这个没有等级限制的!而且你看,你本来就是王子!”
“可我是男的啊……”
“你长得好看啊!”

“我没有女孩子优美的体型……”
“你有啊!”

“我不如小姐们可爱啊……”
“可你长得好看啊!”

“我有jiji……”
“可你长得好看啊!”

“……”

安迷修认真思考了一下,直直用眼神盯着仙女,放佛能看到灵魂的深处,把心也看干净。良久,他才问“您究竟想做什么啊?”
仙女被这严肃的眼神怔住了,她眯起了重新眼睛打量着安迷修,看着这个正经起来的人。她目光一寸一寸的下移……

突然,她说。

“安迷修你屁股又大了!”


“您!……”安迷修被气得说不出话,脸红得像颗苹果,还是炽热的,烫的不行!

仙女扬起了惬意的笑容,对自己的做法感到无比满意。

仙女满足后,又拿出了那把和枯萎树枝一样的魔法棒,那上面朦朦胧胧的似乎还铺上了一层雪。
安迷修盯的出神。
他好像在哪儿见过这根棒子。

“来来,我的小可爱。让我们换上正装,坐上马车走吧!”

“……”

火炉旁的桌子上的那颗苹果突然变得越来越大,直到长到比人高将桌子压碎,颜色变的像夕阳过后的那抹紫蓝色的夜空,静谧又神秘。随后窗帘又飞过来将那抹奇妙的颜色天上了一笔,围成了白色的玫瑰花边。前面多了几根绳子,它们将莫名出现的白色马匹与苹果变成的美丽建筑联系在一起,“呼唔~!”马匹开心的嚎叫了一声。

安迷修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
他觉得美极了!
除了……他身上莫名出现的婚纱。


仙女用法棒让安迷修轻轻转了一个圈。
身上的白纱随即起舞,和安迷修似雪的皮肤搭在一起简直就是天作之合。那些华丽、绚丽的的花纹在白纱上,像干枯花园里的花,给整个花园添了一丝生机。很滑,很顺,很薄。安迷修甚至能感觉到那些纹路是怎样在自己身上自由滑动的。然而一点也不冷。
头纱不仅精致的像那些晶莹剔透的钻石,上面甚至有一颗会闪光的小星星。

“……”
“哇哦,眼神不错嘛!真的好漂亮啊!”她又让安迷修转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简直是最美的新娘啊!”

“?!!”
安迷修诧异的看着仙女,她的笑让安迷修起鸡皮疙瘩……
仙女回给她一个更灿烂的笑。
发不出一丝声音,连动也不能动,更不能理解这个仙女真正的想法。安迷修有些慌了。

“现在,做好了哟~”
安迷修飘起来飞到了马背上。而仙女,
心满意足的做进了马车内。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马车飞了起来。安迷修失焦了。


#性感雷总在线宠(选)妃。

安迷修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像一片羽毛,但又好像……飞不起来。
他看到下面是无底的深渊……

安迷修刚睁开眼,炫丽的灯光就晃了他的眼,让他又闭了回去。
“唔……”
视线暗了下来,当他再次睁眼时,眼前有一只手,温柔的替他挡住了晃眼的光。
他转头,看见了一张脸。五官俊郎,很甚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热烈的想要把你吸进去。
“?、?!、!!”
“醒了?”男人笑了起来。
安迷修想要说话,但好像有什么封住了他的嘴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坐在那个人身上,被人搂在怀里。急烈的想要挣脱出来,却浑身被定住一样无力。

男人看着他焦急的面部表情,满意的笑了笑。继而说“看来我的新娘的确是个美人胚子,是吧?”
旁边一位衣着庄重的老人连忙称是。
安迷修惊恐的看着这一切。
“既然新娘已经选好了,舞会也就没有必要了。”
男人语一出,安静的空气便热闹起来,大多数是女孩子的惋惜语气和小声的嘀咕。
“凭什么啊……”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他抱着安迷修站了起来,骄傲的走出了大厅。众人投来狐疑和羡慕的目光……


在小小的走道口,他低声对安迷修说
“你的出场方式真让我惊讶。要不是我,你摔着了怎么办?”
安迷修想说话,可是不能。于是他就这样怨气的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
“噗嗤……”男人笑了“忘了,不能怪你。”
他打了一个响指。
安迷修愣了一下之后发现自己能动了。他想挣脱下来,但还是不行。这人力气太大了……
“你!……”
男人抢了他一步话“记住,我叫雷狮,小新娘。”
雷狮笑了起来。

————从此,白雪王子幸福的与王子生活在了一起。
——TBC











————————
是假的哦。
当安迷修突然出现在舞会上时所以人都傻了眼。
因为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那辆漂亮的马车。重要的是,是从半空中飞出来的。幸好,英俊的教皇将人接住了。
在众人一片讶异的目光中。


紧接着,教皇说了那一堆不着调的话。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他那恶劣的性子又发作了。总之,这把教皇的儿子吓了个半死。
突然得了一个年轻的后妈?
想想还是有点可笑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

他搞不懂这位父亲的想法……真不懂。






直到他看到那位少女被囚禁在父亲的房间里,终日憔悴的模样。
还好,自己的母亲不是这样的,起码,不会对她做出这种事。
这也算是给离去的母亲一点安慰了吧。

他看见自己的父亲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嘴角上还有点血迹。
“你抖什么?”
“我儿子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他冷冷的说,手不自觉擦去了自己嘴角的血。
“学不会做我的儿子的话,你明白的。”雷狮看都没看他一眼,撂下这句话便走了。
“……是。”

等雷狮走远了,他悄悄打开了雷狮的房门。
一个好看的人闭眼倒在那张巨大无比的床上,身上的红痕布满了上身。下身被那张鲜红的床单挡住了。
他淹了口唾沫。
房间里一片狼藉……除了床,一切都是乱的,还有很多奇怪的东西散落在床的四周,包括一些凌乱的衣服。地上甚至还有一些精致食物摔成破烂的残渣。
紧接着……是那个人的呜咽声和抽泣声。他甚至看见了他眼角渐渐溢出的泪痕……
他捂住嘴,不敢看下去……


——谁告诉你童话结局就是幸福的生活了的呢?嘻嘻……



————————
“抱歉啊。”仙女来到安迷修的身边,一脸歉意的说。“我将你的礼物提前实现了一个……”
“虽然你只有16岁,但是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是不是?”仙女善意的对着他笑。
“你看雷狮也挺好看的不是吗?就是粗鲁了点……”
“……”仙女自讨没趣,如今确实也没办法了。她正打算离开,又灵光一闪迸发了一个好主意。
“来来,我的小可怜。你将成为最美……”
“滚!”安迷修坐了起来,吼得厉害,眼睛红得不得了。
他握紧了拳头,像是忍耐着什么。降低了语气。“请出去!离开!……”
仙女很不是滋味。早知道就不……
于是,
“来来!我的小可爱!你一定会幸福!一定!”随着仙女坚定的咒语,法棒慢慢成了成了树木干枯的样子。

我保佑你幸福,你也一定要幸福。因为你不仅要美丽,要经历磨难,还要足够快乐。求你……



——————————
我自私的先保佑我……要快乐!

【雷安】尼古拉斯狂想曲

她说,下午三点阳光照射教堂的角度能知道你前世是狼人还是蝙蝠。

#魔法师安迷修,某贵族雷狮
#BGM:尼古拉斯狂想曲
#ooc

安迷修,有一只黑猫,嘿,这再正常不过了。哪个魔法师没个小宠物来解解闷呢?

小黑猫不怎么听主人的话,总是会在午夜趴上某伯爵家室的坟墓。在黑夜里散发那双晶莹的绿色眼睛荒芜的光芒……

西森林里有一位胖胖的女巫,她很独特:不会骑扫把。但她法力很高,一双眼睛里总是有着惬意的笑容,当然这种笑容只会对着那只和安迷修的猫一样的黑猫……

——————————
“嘿,安迷修,你这么做可不行。”女巫用一种高调的声音指示着他做的不对。
“啊,不行,我必须这么做。”
有什么人是不能救的?
女巫转过身去捣鼓她的东西,她有着和体型不相同的灵活。
“没什么人不能救,但不是应该由你来救。”女巫说罢,调皮的笑了一下,表示自己的读心能力不是盖的。
“你听着,这个人你绝对不可以救。”


“啊,不。你要救就救吧。”女巫奇怪的转变让安迷修感觉不安。
女巫笑了起来,特别大声。她递给了安迷修一瓶药,对着他惬意的笑了一下“给你,救吗?”而后女巫又大声笑起来。她的笑声就像毒药一样,不知道听多了会不会被毒死。
“呜啦啦,多米拉蒂啦。”女巫高兴的念起来她的咒语。


安迷修给男人小心的喂女巫的药,还细致的帮男人擦了一下嘴。
————————
白露在草叶子长摇摇欲坠,安迷修把魔法棒和法袍都收了起来,换了一身人类装扮。


女巫俏皮似的话现在还在安迷修恼里回荡。“友情提示,明天下午三点去教堂看看吧,要阳光照射的角度哦~以后可不要再救人了。”

男人占据了安迷修床的一半多,安米修一晚上没想过这张床能不能回来这件事。
病人优先。


安迷修看了一晚上的魔法书,在第二天清晨到来的时候,又赶在男人醒来之前把书藏了起来。若无其事的摸着小黑猫的毛。
“喵呜~”

床上的男人睫毛微微颤动着,不一会儿便睁开了眼。等男人回过神来,看着安迷修和他的猫有点惊讶。“你谁?”
“醒了就是伤好了,好了你就走吧。”安迷修冷淡快速地说,继续摸着他的猫“你也是运气好,到了这片森林里。”这里可是有结界的,真不知道是不是神赐的运气。
男人糊里糊涂好像没明白他说的话。
安迷修笑着把有点懵的男人从床上扶了起来,送到了门口。
然后砰——门关了。
男人脸上顿时起了三条黑线。


男人朝门踹了几脚,才解了一点点气。然后他对着门大喊:“里面的傻逼给我听好了!劳资迟早让你好好学习一下什么叫礼貌!”
安迷修没说话,。


等男人离开了森林以后,安迷修才喃喃道:“也不知道谁是傻逼。明明我是你恩人。”
算了,全当是做回大好人吧。


——————————
安迷修来到了教堂,阴冷和潮湿的霉味让他怀疑这是遗失了千年的恶魔古堡,因为霉味中还有很重的血腥味。
寸草不生,寒冷不化。
一点也不像一座教堂。
安迷修努力克制着自己用魔法把这里变成温暖小屋的冲动,这样太浪费魔力了。


他听从胖女巫小姐的安排,来到了教堂阳光照射的角落。是教堂的后花园。

安迷修心底痒痒的,从他踏入这里的一刻,就好像落入了一张网,不安、焦虑徘徊在他周围。发霉的教堂的后院里到处都是乳白色的花,大肆飘扬着好像在宣告着它们有多么圣洁,清纯。
花,和身处的环境不一样。
这是安迷修下的结论。


“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在发霉的生活里笑的那么开心。”


不知由来的声音让安迷修的神经紧绷起来,安迷修警惕的环视着周围。:“谁?!”
一阵凉风袭来……
白色的花儿在风中舞动起来,灵动翩翩,似有人在丛中舞动。
——————————
“啊呀呀~三点到了呀~克拉拉,你说,安迷修他到没有呢?”女巫小姐看着那只慵懒的小猫笑得很开心。说罢咯咯咯的挠起了小黑猫。

小猫却被弄痛了似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喵呜!
————————————
“你说错了,我不爱笑。尽管我的生活看起来并没有发霉。”
“啊……那很可惜啊”那个声音哀愁的说道。


“你让西女巫小姐提醒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安迷修的眼睛变得锋利起来。
“我……没有啊。你误会我了。”
“那你也是魔法师?”
“不是啊!”
“可你身上有魔法的味道。”


“大概……是那个人找人下的吧。”
“你……”
“你来这里呢?你是想知道你的前世吗?下午三点,来教堂阳光照射的地方,就会知道你前世是什么存在。”ta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嗯……”心底有什么东西在告诉安迷修,你知道,你要知道,你必须知道,因为那是……你曾经的存在。
“请告诉我。”
——————————
雷狮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白痴似的人,不过笑起来很好看,有比所有珍宝、钻石都要迷人的眼睛。
他发誓,要是让他遇见这个人,一定要把他留在身边,天天送他礼物,看他笑。
梦里他也这么做了,不过梦里那个人没笑。反而看见他就很害怕的样子。

后来,那个人因为救一个小女孩死掉了,雷狮看见自己趴在尸体上喊笨蛋的样子觉得很难受,心里好像堵了什么东西。
于是雷狮命令很多人,建了一座坟墓。那上面刻的字是伯爵夫人——安迷修。
原来他叫安迷修。



但是雷狮自己觉得还是不够,还是不对,还是有什么做的不够好。
第二天雷狮自己请来了一位魔法师,跟梦里那个人长得很像很像。海蓝色眼睛,棕色头发……就是,不太爱笑。跟安迷修不一样,不太一样。
魔法师拨弄着雷狮自己看不懂的法术,周围散着银色的光芒。结束的时候只见魔法师干脆利落的说了一声“好了,以后他就……不会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魔法师叹了一口气。

梦到这里,结束。





雷狮醒了,心里还是堵着什么东西。安迷修……森林里那个人……



“卡米尔!备车!”
“大哥,去哪儿?”
“上次我回来的那个森林!”
“……”


下午三点阳光照射教堂的角度能知道你前世是狼人还是蝙蝠。——但有条件,你必须回到过去。

“咯咯咯,安迷修啊,看你以后还乱不乱救人。”阴暗的房间里,透过水晶球传来景象,让女巫扬起了一抹惬意的笑。
“知不知道,只要缘分不开始,就不会联通这个结局的。”

————————————(´▽`ʃƪ)
女巫大概就是那种平常人捉摸不透想法这样的人。(所以就写得奇奇怪怪像神经病是吧?啊哈哈……
雷狮梦里不是有个给死了的安哥下法术的魔法师吗?就是穿回去的安哥

【雷安】我给你星星,你说爱我呗

现在是下班晚高峰,雷狮还没回家。
#已婚(老夫老妻的多好呀!)


安迷修在厨房里捣鼓着,八点了。
等安迷修做好一桌子的菜时,正好十点。


安迷修坐在桌椅上,开始折纸星星,他已经折了一个月了,每天都是这样等着晚归的雷狮回家。
有时候雷狮还没回来,安迷修便已经受不住睡意的诱惑,直接趴在桌子上睡。有一次趴到天亮醒来也没有看见卧室里的天花板,倒是一桌冷掉的饭菜。

叮咚——敲门声。
安迷修惊喜的向门跑过去,准备一开门便跳出去给雷狮一个大大的拥抱!

“您好,这是您的快递。”
安迷修的眼睛暗淡下来。
“请签收。”快递小哥笑着说。

安迷修快速签了名字把箱子抱了进去,关门声让已经下了几个阶梯的快递小哥又转过头瞄了一眼。

该死的家伙,今天可是,中秋啊!

——————嘎吱……门开的声音。
雷狮轻轻地走进房间,疲惫的身体让他恨不得立刻倒在床上,可是一想到安迷修,那张蠢脸。他又不得不放下脚步,轻声轻脚的放低声音。
外套被随意扔在沙发上,雷狮把安迷修从椅子上抱起来,心想是不是养胖了?尽管如此,还是看着安迷修的脸仍然觉得还是吃得不够好。

他把他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准备去吃晚饭。
尽管雷狮吃过了,而且困得不行,但每次回家还是会或多或少的吃点,毕竟那是安迷修做的。





雷狮坐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吃一口,他在走神,或者说,在看安迷修的星星罐子。
这家伙都折了一个月了,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的?想到这里雷狮觉得有点憋屈,安迷修已经很久没和他说话了。每天都是,安迷修一大早就去上班,自己补早觉,然后晚上回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睡着了。
好像从结婚以后就没有过约会了,是不是该带他一起出去玩玩?
“……”
正想着,当事人就已经站在他面前了,一双眼睛正义凛然,澄澈得不得了。


“你怎么起来了?快去睡,明天不是还有工作吗?”
安迷修没好气的说,“你忘了今天什么日子了吗?”
雷狮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下,“你生日不是五月十三吗?”
看着安迷修阴沉的脸,雷狮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呃……难道今天是我生日?”
安迷修的脸变阴森了……
好了我错了,“今天是谁生日你说吧。”雷狮坏笑着对安迷修说。
“你……”安迷修憋了一口气。“真是有够气人的。”

看到那些星星没有?!“那玩意儿是我特地给你折,你忘了结婚那天你说过什么吗?”
雷狮有一瞬间的讶异,似乎在回想着什么。脸上由惊讶成了愉悦又成了笑意。
他起身抱过安迷修,那么小一只,就在他怀里。看吧,他的全世界只有那么小一只。
雷狮摸了摸他的头发,笑着说“你真是……很在乎我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的,真亏你记得TT。
安迷修吸了一下鼻子,没好气的说,“不然呢?你以为我折这么多星星是干什么啊。没事撑的吗?”
那好……
雷狮放开了安迷修,单膝跪了下来。
他执起安迷修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
惬意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我亲爱的骑士大人,你想要什么呢?”
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把头撇向一边,脸上是被光渲染出的绯红,浑身上下不在透露着害羞。在雷狮眼里这足够吸引力。
“……说你爱我。”安迷修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句话,连声音都带有一点没底气的颤抖。就像上一秒你还是有血有肉的英雄,下一秒就必须提起全部尊严像乞丐一样讨饭。
“啊?”
“听不懂吗?!”安迷修的脸熟透了,委屈的看着雷狮。
雷狮笑了笑,“我简直爱死你了!”说罢便把人圈在怀里,不由分说的展示着自己的主动权。生怕怀里的小宝贝被别人抢走。
刹时,雷狮吻了上去,不重不轻,就像安迷修一样、总是能戳自己心,戳的它砰砰跳。
吻闭——雷狮笑道:“这是赠礼,小宝贝。”



————————
看着安迷修耳尖泛红的样子,雷狮觉得十分可爱,又把人往自己怀里靠了靠。
“明天我不去公司了,你想吃什么?去哪里玩?”
“啊?”安迷修翻了个身,不可思议的看着雷狮。“你不是很忙吗?”
“你就说去哪儿,不用管这些。”说罢醋溜一口亲了一下安迷修,算是一点安慰。
“那……明天再说吧。”
“好。”

安迷修转过身去,为了明天能有好的精力,一定要抓紧时间睡觉才行。
“安迷修……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听到这个问题的安迷修又振作起了精神给雷狮来了一个白眼。
“中秋!”

“哦……难怪今天月亮我竟然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雷狮狡猾的笑了一下,“就和你一样。”

【雷安】酒,安迷修

    宝贝……珍宝……珍馐……要藏起来吗?

     我曾无缘由的哭过很多个晚上……陪伴我的,都是……

——————
#眼睛的病乱想的……没有什么依据。
#ooc
#雷总信息素是酒,具体可以百度玛格丽特基酒或玛格丽特酒。(我就是百度然后觉得挺合适的。)
#微微微微车……
#时间线不是都对等。



    “我死了?你会悼念我吗?会吗?会吗?”
     “不……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道!安迷修猛的睁眼!剧烈的心跳和喘息声富意外的有活力,“哈……”似乎……
     “……都是梦啊。”安迷修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个黑发女人……嗯?
     谁?什么……嗯?

      安迷修猛烈的甩了甩头。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抬头看向窗外,月亮的光刺着他的眼,一瞬间的强光使安迷修眼睛一片空白。
        “哈……我刚刚……梦到什么了来着?”
         脸上……凉凉的。

————————
     “安迷修先生,您的眼睛恢复很慢……”年轻的女人从电脑上离开了眼,一身白大褂仿佛是在向安迷修展现着她的权利,“不是说好不能摘下眼罩的嘛?”
       “抱歉……不然我……找不到路”安迷修愧疚的低下了头,手不自觉的挠着脸,然后又一点一点的摸上了那单调、黑色的眼罩。
       “我也很抱歉,这并不是病人不听话的理由,如果下次还这样……我……”年轻的女人忽然顿了顿,语气竟然温柔了很多,“还请不要给我们添麻烦,现在医院还……还真的有点忙不过来。”
         “嗯……好”
         一个声音出现在安迷修耳朵里,是雷狮的声音。
        “听到没有?下次再不听话我就要惩罚你了。”雷狮的视线从白衣天使身上移到了安迷修僵硬的背影,戏谑似的勾起一抹笑。那富有侵略性的声音在安迷修脑海里久久回荡着,脖子似乎……有点疼。
         雷狮走近安迷修然后轻轻刮了下他的鼻子,很宠溺的问:“听话吗?”一股兽性的逼迫感压制安迷修本就瘦瘦的身形。……脖子更疼了。
         “嗯。”安迷修发出了一个音节,不知道是回答还是因为疼痛的闷哼。


         雷狮环抱住安迷修,小声地在安迷修耳边低喃“对,要乖啊。”    空气中突然散发着酒香,那是雷狮的信息素!安迷修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下体,凉凉的。“唔……”

酒香浓烈,却充盈着着危险的气息。

        雷狮的眼睛闪着愉悦的光芒,“该回去了,安、迷、修。”


——————————

         “啊……唔……不,呜……求你……”雷狮将人背坐在自己腿上,手在安迷修身上游走。

        在黑暗中的安迷修没有安全感,雷狮是唯一的光。但……光芒的尽头确实是无底的黑暗……是……永无止境的黑暗。
        安迷修浑身酥麻,眼泪止不住的流。
        
        “安安,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身体好软。”

         “唔……嗯啊……”
空气中充盈着浑浊的水声,那是让安迷修羞耻的声音……他正做着天底下的情人才会做的事!
安迷修感到无比内疚,这不是他所信仰的,这是超出他所信仰的范围的事情。
可是无能为力……


         ……我会将你,一点不剩的吃干净;让你烙上只属于我的印记;让你因为我的爱而颤抖。
         让你成为,我的东西。
         “唔嗯……”
 
砰!——
安迷修听见门被粗暴的弄开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雷狮!”



————————————(´▽`ʃƪ)
         
好……二啊。

【雷安】时间守望者


#ooc

#不清不楚系列

——————(´▽`ʃƪ)
我们可以守望时间,却不可回溯时间。

时间守望者是选择人数最多的职业,因为他们待遇极好!又很轻松。只需要像个旁观者,什么都不做,静静看着就好。
虽然……也像个行尸走肉。

守望者主要是为了防止系统自动派送的"本命"的时间轴因为某次重要选择出现差错而导致因果关系让时间混乱。

守护者必须年满18岁以上,必须接受丢掉记忆,必须守护好时间。这是几项重要准则。

他的编号是228。228已经29岁了,他被指派的本命是一个刚满6岁的孩子。他叫安迷修。

安迷修第一次与228见面就问他:"您是做什么的?"
"守望者"
安迷修尴尬的笑了笑。
又问了遍:"您是来干嘛的呀?"
228:"工作"
……

228很不解,为什么安迷修突然就不理他了,不过安迷修肉嘟嘟的脸,看起来挺可爱的,228给安迷修打了个9分。
安迷修的第一次重要选择是在他10岁。父母离异了,只能跟一个。安迷修第一次这么倔:"我不会选的!"

228面无表情:"不行,必须选一个,不然时间出问题谁来负责?"
安迷修咬紧了嘴唇,眼睛里泛着泪光。
过了一会儿,他说:"爸爸……"安迷修低下了头。
228看着安迷修……突然有点疼……心疼……

后来爸爸给安迷修找了个后妈。
安迷修越来越孤独,话越来越少。

安迷修18岁的时候,做了一个惊天大决定。——离家出走。
等228好不容易把安迷修拎回家时,家突然成了一片茂盛的火海,灼烧着安迷修的双眼……
一切都变得突然。

————————————(´▽`ʃƪ)
当228回顾自己守望者的一生时,想了很久,才发现,安迷修只做过那一次重要选择,此后再也没有过其它选择。
228躺在床上,闭上了眼,很轻的说了句:"晚安。"
至此……228再也没有睁开过眼……

很久很久以后,其实也不久。当安迷修29岁时,他破天荒的选择不再无所事事的流浪,他去做了时间守望者。

当安迷修再次睁开眼睛时,面前有一个小孩子,棕色的头发,海兰的眼睛,脸上肉嘟嘟的,看起来很可爱。似乎是6岁。

冰冷是机械女声充盈在安迷修耳畔,"你是时间守望者,你的编号是228,你要……"
安迷修没在意机械女声说的什么,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小孩看。
孩子好奇的问他:"您是做什么的?"

……

"为了弥补擅自使用时间轴回溯时间,那就永无止境吧……"
一个漆黑的角落里,黑紫色的男人勾起了嘴角。
——————————————(´▽`ʃƪ)
诶嘿嘿嘿,我作业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高兴!坐等开学哈哈哈哈
神秘雷总不想登场……

【雷安】论雷狮对安迷修有多纯情!!!

#没什么说的。还是第三人称。
#雷和安是我同学设定。
#雷和安原版其实是我的两位同学。(所以性格方面有点不太对……因为我很想把这个故事讲得更真实一点。)

雷狮喜欢安迷修好几年了。
安迷修拒绝雷狮好几年了。
雷狮也坚持不懈追了好几年了。

初一的时候雷狮喜欢上的安迷修。过了很久之后才表的白,不过安迷修拒绝了。后来这件事情被班里的姑娘们传疯了,导致全班同学都知道了这件事。

这让安迷修觉得尴尬。
每次有人拿雷狮喜欢他这事打趣,他都会红着脸,避开眼神,拼命辩解:"不是的!我又不喜欢他呀!我不喜欢他!"

雷狮知道安迷修不喜欢他。但他没有太多失落,他只是觉得,只要他追,安迷修总会喜欢他的。
后来初二了,安迷修也还是对雷狮没感觉。

雷狮觉得:没关系,他不喜欢我,我还可以保护他,谁叫这家伙那么白痴呢?

初一的时候,雷狮错过了安迷修的生日。为
初二的时候,他打算给安迷修补上。为此,雷狮还特地叫了一些同学来帮他给安迷修惊喜。于是住校的一半同学都成了雷狮的帮凶,呸,助攻。
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比较晚,差不多是雷狮要告白的那节下课的十分钟里的刚刚下课才知道的。我特爱凑热闹,乐呵呵的跑上楼去了帮雷狮助攻了。
大家都愿意帮,是因为雷狮真的很纯情,大多数人一会儿分一会儿和的,除了少数像我这种不谈的,都是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只有雷狮不一样。
他喜欢安迷修就好像认定了安迷修一样,不是安迷修就不行。而且他很宠安迷修,知道我带他悄悄看小黄漫还来警告我别给安迷修传输一些奇怪的东西,免得把他教坏了。
我说,"这怎么看都是你占便宜吧。"

雷狮给安迷修过生日那晚可是出尽糗了,尤其是我从我的视角看。
雷狮想象的惊喜是找安迷修关系好点的人,以拿书本为由把安迷修带到本班教室,(我们初二晚自习都在阶梯教室,不是本班的,但晚上下课可以回去本班教室拿东西。),他们一群助攻在教室里摸黑等安迷修开门,就这样瞒着安迷修,等他一进门雷狮就可以站在讲台上对着安迷修霸气的说安迷修祝你生日快乐!然后再把礼物递上,安迷修便会措手不及。在一大群人的起哄下,安迷修便不得不收下雷狮的礼物。

然而真实情况是:安迷修把门打开之后,雷狮和那些助攻都没有反应过来,安迷修就已经进来了。还顺带把灯打开,疑惑的问:"你们怎么都不开灯啊?"
雷狮怪不好意思的,大脑当机了一会儿尴尬的说:"重新来!重新来!"
安迷修:啊????

我一直在那儿憋笑……那群助攻即刻想把安迷修推出去,可安迷修懵得很,没明白便死活不出去,尴尬的对着那群推他的人问:"啊……我为什么要出去啊?( ´゚ж゚` )"

最后是我笑着,拉起安迷修的胳膊,把他给拉了出来。安迷修转过头哭笑着看着我。
"等一会儿再进去。"
"可是……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呃……"
教室里的灯一下子灭了。

我脑子里炸出了闪亮的烟花,止不住的笑。
我由着安迷修使劲撞门,反正那么多人他也撞不开……
我看他撞得的可怜,就帮他拍了拍门,大声问道:"好没啊?!"
里面传来雷狮的声音:"再等会儿!"

安迷修又对着我一脸问号。他在用眼神问:什么情况?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时候,里面传来了声音:好了!

于是我让安迷修去开门,安迷修一开门,我就看见里面雷狮一脸呆瓜相,歪着头大声说:"安迷修祝你生日快乐!"他把手抬了起来,手心里是一个很漂亮的小盒子。
随即而来的是一片掌声和欢呼声!

安迷修:(゚⊿゚)ツ?????????

"啊,哈哈。"安迷修的眼神和小动作明显是想拒绝这份心意。他尴尬得不行……又说不出口拒绝的话。

我们这群女的给他做思想工作:"我知道你想拒绝,但这种气氛不太好吧"
"对啊你就收下吧!"

"哈呵呵……"安迷修收下了,一句话也没说。

不一会儿,上课铃声响了,这场聚会就这样收场了。我们那群起哄的跑回了阶梯教室。

晚自习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的时候,安迷修跟我说:"我真的不喜欢他,要不是你们……我不会收下礼物的……总感觉欠了他的情……"安迷修脸上尽是失落。

我那一瞬间,什么也没说。
我抬头看了一眼雷狮的位置……
突然一阵心酸。

雷狮你为什么要这么纯情啊?
————————————(´▽`ʃƪ)
很二,但我很喜欢这个故事,描绘不出那个感觉啊啊啊啊!

不行了,我作业还没做完……还有好多。开学见。

对了,你家人刚刚不小心把你作业都撕了!——我的低语。

【雷安】每次回家都会看到雷狮在装死

我们的三五好青年安迷修先生一直都有一个大问题!
那都是因为他的男朋友!雷狮!
他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可以参考一下【霸道总裁总裁爱上我】。

特别的是,你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这位高冷的总裁在装死!
"拜托!雷狮你不用工作的嘛?总裁位置到底怎么来的?"安迷修无奈的看着地上一片血泊里的雷狮,他的背上还被插着一把刀,地上还有一个苹果。难到雷狮这是被苹果插了一刀!?

安迷修冷静的在雷狮周围转了几圈,笑着着说"不错嘛雷狮,被苹果插你也是可以的!幸好不是像上次一样被香蕉戳头。"
说罢他踹了踹雷狮的『尸体』,"喂,起来擦地板啦!今天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打扫的。"
每次回家都能看见雷狮各种死的安迷修已经不打算再管管他了。
每次结束后都是安迷修打扫,安迷修真的很心累,工作了一天还得给总裁大人收拾烂摊子。

见没有人回应,他又踹了踹倒在地上的尸体。
还是没反应。

"喂!雷狮!?"

安迷修皱起了眉头。

平常不会还不起来的啊?难到……不行,也不是一次两次和我开这种恶劣的玩笑了,说不定这次也……
可……
"雷狮,快起来!别玩了!"
"雷狮!"

"……"

安迷修有些急了,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慌乱。
————————(´▽`ʃƪ)

安迷修也没管那么多,尽管那一瞬间他脑子很乱,但还是本能地跑去拿手机打120,按键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的心砰砰跳。
雷狮,你别有事啊!我……

就在手机刚打过去后的一秒,安迷修的手突然被人握住了。安迷修一惊,"雷狮!你没事?!"
雷狮抢走了手机,关了未接通的电话后,一脸俏皮,笑嘻嘻的对安迷修说:"看来你很紧张我嘛。"紫色的眼睛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在闪烁着。
安迷修一把扑了过去,环住他的脖颈,抱的紧紧的。他的眼睛里还充盈着水汽。

白色的衬衫被不知名的红色液体弄脏了。
"你就喜欢骗我,真坏!"

——————————(´▽`ʃƪ)
参考一个游戏和一首歌: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婆在装死。(´▽`ʃƪ)

【雷安】雷总不会装机器人,只是太会骗安迷修

安迷修的卧室里有张照片,被他藏在枕头里,每天晚上都会拿出来看一看。
那是他的宝贝,和生活费一起藏在那里。

安迷修高中的时候发生过一件谁也不信的事情,毕竟安迷修现在是这么乖的五好青年,愣是高中之后认识安迷修的人多半都不会想得到。
他,砍伤过人。导致……

空气凝固水雾成霜,阳光依旧在远方,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远方仍然太荒唐。

在医院的时候,安迷修还有点懵。他手上的血看起来很恐怖,血已经和皮肤打起了交道,交缠在一起,仿佛给手批上了一层华丽的血色外衣。
安迷修看了看那些血,突然一阵反胃,想吐……

安迷修颤抖着双手,走向那张干净的床,尽管其实并不干净,上面还有红色的血迹,巍巍颤颤弄脏了一大片。
好脏……
咚——他莫名被抽走了力气,无力的跪了下来。

眼泪一滴一滴的开始从那双海兰色双眼里流出来,尽管那是一双狰狞的双眼,不过还是该说,是双美丽的双眼。

"雷狮……我……"

——
记忆到了远方根本没有目的。
安迷修闭上眼睛不再去想,那些已经过去了,已经成为梦了,都不存在了!

他抱着那张小小的照片,在床边缩成一团……
"我也曾幻想置身世外如何仓惶,我也曾笑看自导自演多么猖狂,笑吧看我狼狈如何收场……"
"你笑我吧……雷狮。"
言不由衷,身不由己,远方仍然在刺激,一度肮脏一层华丽。
我读懂了过去生活给我的笔。
雷狮坐在床上,盯着安迷修:"笑你什么?一个大男人还哭?"说罢他甚至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好玩啊安迷修?"

安迷修自嘲的低声说:"对啊,我真好玩。我怎么这么好玩呢?"他顿了顿,抬头问:"你说,我是有多好玩,才会认为,"   他勾起一抹笑,却让人看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就是他呢?"

哭吧绝望之中只有自己。
任灯光灼穿视网膜抹杀聚焦。

"说什么傻话呢?我就是雷狮。"那个所谓的『机器人』对上了安迷修的海兰色双眼,扬起一摸骄傲的笑。
"笨蛋!"

——?(´▽`ʃƪ)——————
文中有很多歌词,均来自)『远方』是洛天依和乐正绫的版本……
(´▽`ʃƪ)
大概安安砍死了大猫猫(???不过大猫猫之前就告诉卡卡叫卡卡不要让安迷修坐牢啊什么的,要安安好好活下去。(已经交代好身后事??假的(´▽`ʃƪ))后来安安买了一个大猫猫样子的机器人,之后你们明白的。(´▽`ʃƪ)
那张照片就是大猫猫的高中照片。
(我看着是刀不太舒服还掰回来了ପ( ˘ᵕ˘ ) ੭ ☆)哈哈……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ʃƪ)

【雷安】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某天晚上狂风大作,隐隐好像在打雷。熄灯前雷狮就说来我床上睡。
我问:“你不嫌挤?”
“没事。(反正睡过那么多次了???(´▽`ʃƪ))”
我们寝室门是坏的,没到晚上只要风大,就会被吹开,苦了我这个最靠近门的下铺,每次吹风我都会把被子拿来盖上头。
第二天——
我睡的超好,然后突然发现雷狮不在我床上了!
我问他:"你什么时候回你床上的?"
他说:"我挤来没位置了,就回来了。"
(´▽`ʃƪ)呵呵……
我们学校的床是挺小,不过一个人睡还行2333333

————————(´▽`ʃƪ)
真实取材来自我和我室友……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