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且戈

【雷安】每次回家都会看到雷狮在装死

我们的三五好青年安迷修先生一直都有一个大问题!
那都是因为他的男朋友!雷狮!
他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可以参考一下【霸道总裁总裁爱上我】。

特别的是,你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这位高冷的总裁在装死!
"拜托!雷狮你不用工作的嘛?总裁位置到底怎么来的?"安迷修无奈的看着地上一片血泊里的雷狮,他的背上还被插着一把刀,地上还有一个苹果。难到雷狮这是被苹果插了一刀!?

安迷修冷静的在雷狮周围转了几圈,笑着着说"不错嘛雷狮,被苹果插你也是可以的!幸好不是像上次一样被香蕉戳头。"
说罢他踹了踹雷狮的『尸体』,"喂,起来擦地板啦!今天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打扫的。"
每次回家都能看见雷狮各种死的安迷修已经不打算再管管他了。
每次结束后都是安迷修打扫,安迷修真的很心累,工作了一天还得给总裁大人收拾烂摊子。

见没有人回应,他又踹了踹倒在地上的尸体。
还是没反应。

"喂!雷狮!?"

安迷修皱起了眉头。

平常不会还不起来的啊?难到……不行,也不是一次两次和我开这种恶劣的玩笑了,说不定这次也……
可……
"雷狮,快起来!别玩了!"
"雷狮!"

"……"

安迷修有些急了,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慌乱。
————————(´▽`ʃƪ)

安迷修也没管那么多,尽管那一瞬间他脑子很乱,但还是本能地跑去拿手机打120,按键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的心砰砰跳。
雷狮,你别有事啊!我……

就在手机刚打过去后的一秒,安迷修的手突然被人握住了。安迷修一惊,"雷狮!你没事?!"
雷狮抢走了手机,关了未接通的电话后,一脸俏皮,笑嘻嘻的对安迷修说:"看来你很紧张我嘛。"紫色的眼睛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在闪烁着。
安迷修一把扑了过去,环住他的脖颈,抱的紧紧的。他的眼睛里还充盈着水汽。

白色的衬衫被不知名的红色液体弄脏了。
"你就喜欢骗我,真坏!"

——————————(´▽`ʃƪ)
参考一个游戏和一首歌: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婆在装死。(´▽`ʃƪ)

【雷安】雷总不会装机器人,只是太会骗安迷修

安迷修的卧室里有张照片,被他藏在枕头里,每天晚上都会拿出来看一看。
那是他的宝贝,和生活费一起藏在那里。

安迷修高中的时候发生过一件谁也不信的事情,毕竟安迷修现在是这么乖的五好青年,愣是高中之后认识安迷修的人多半都不会想得到。
他,砍伤过人。导致……

空气凝固水雾成霜,阳光依旧在远方,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远方仍然太荒唐。

在医院的时候,安迷修还有点懵。他手上的血看起来很恐怖,血已经和皮肤打起了交道,交缠在一起,仿佛给手批上了一层华丽的血色外衣。
安迷修看了看那些血,突然一阵反胃,想吐……

安迷修颤抖着双手,走向那张干净的床,尽管其实并不干净,上面还有红色的血迹,巍巍颤颤弄脏了一大片。
好脏……
咚——他莫名被抽走了力气,无力的跪了下来。

眼泪一滴一滴的开始从那双海兰色双眼里流出来,尽管那是一双狰狞的双眼,不过还是该说,是双美丽的双眼。

"雷狮……我……"

——
记忆到了远方根本没有目的。
安迷修闭上眼睛不再去想,那些已经过去了,已经成为梦了,都不存在了!

他抱着那张小小的照片,在床边缩成一团……
"我也曾幻想置身世外如何仓惶,我也曾笑看自导自演多么猖狂,笑吧看我狼狈如何收场……"
"你笑我吧……雷狮。"
言不由衷,身不由己,远方仍然在刺激,一度肮脏一层华丽。
我读懂了过去生活给我的笔。
雷狮坐在床上,盯着安迷修:"笑你什么?一个大男人还哭?"说罢他甚至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好玩啊安迷修?"

安迷修自嘲的低声说:"对啊,我真好玩。我怎么这么好玩呢?"他顿了顿,抬头问:"你说,我是有多好玩,才会认为,"   他勾起一抹笑,却让人看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就是他呢?"

哭吧绝望之中只有自己。
任灯光灼穿视网膜抹杀聚焦。

"说什么傻话呢?我就是雷狮。"那个所谓的『机器人』对上了安迷修的海兰色双眼,扬起一摸骄傲的笑。
"笨蛋!"

——?(´▽`ʃƪ)——————
文中有很多歌词,均来自)『远方』是洛天依和乐正绫的版本……
(´▽`ʃƪ)
大概安安砍死了大猫猫(???不过大猫猫之前就告诉卡卡叫卡卡不要让安迷修坐牢啊什么的,要安安好好活下去。(已经交代好身后事??假的(´▽`ʃƪ))后来安安买了一个大猫猫样子的机器人,之后你们明白的。(´▽`ʃƪ)
那张照片就是大猫猫的高中照片。
(我看着是刀不太舒服还掰回来了ପ( ˘ᵕ˘ ) ੭ ☆)哈哈……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ʃƪ)

麻烦把所有东西都交给我们的雷安好吗?

我叫雷狮,一个吊炸天的名字。
我有一个男友。叫安迷修
是个傻逼( '-' )ノ)`-' )
我喜欢他,(因为他好看。)不是,其实是因为和他相处久了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要多看看那张蠢脸。
那双眼睛可好看了!像颗水灵灵的葡萄,声音也好听,爽朗的眼光大男孩典型的开朗声型。
可是某次和这傻逼吵架之后,他却不见了.......
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眼看着要急疯了,这家伙又回来了。
但他脸上的淤青很是碍眼。

我问:"傻逼你干什么了??!怎么回事?!"
他低下头,小声说了句:"就是和人打架,输了……"
"!……"
"因为小姐姐们说,要是我输了,她们就帮我跟你和好……"他脸红了起来,转向一边。
"不然我才不会输呢!"他忽然抬起头,坚定不移的说。

"……那群女的为什么想你输?"我摆出狐疑的姿态。
"可能是……想要奖品吧。"
"什么奖品?"我眯了眯眼。
安迷修的眼神飘忽起来,又低下头去:"是……限量版海盗船模型"

雷狮:走!去把人揍一顿!(打我的人还想抢我东西!)

——————————(´▽`ʃƪ)

雷狮真实想法  :妈的,抢了船就算了,还欺负安迷修老实,敢打这么重?!

安迷修真实想法  :要是我输了,还可以得到二等奖的小马模型……也不亏。

【雷安】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某天晚上狂风大作,隐隐好像在打雷。熄灯前雷狮就说来我床上睡。
我问:“你不嫌挤?”
“没事。(反正睡过那么多次了???(´▽`ʃƪ))”
我们寝室门是坏的,没到晚上只要风大,就会被吹开,苦了我这个最靠近门的下铺,每次吹风我都会把被子拿来盖上头。
第二天——
我睡的超好,然后突然发现雷狮不在我床上了!
我问他:"你什么时候回你床上的?"
他说:"我挤来没位置了,就回来了。"
(´▽`ʃƪ)呵呵……
我们学校的床是挺小,不过一个人睡还行2333333

————————(´▽`ʃƪ)
真实取材来自我和我室友……哈哈哈

【凹凸世界】伦与安 3

      我趁对方还没出手就已经先出手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会对我出手。
      毕竟他是我哥哥。
——是个好借口

      他也似乎没料到我会给他一拳,脸上还停留着短暂的意外的表情。谁让我出手快速,不着痕迹的就飞舞着拳头挥在了那干净、不着尘埃的脸上了呢。
       趁他没说话,我先开口:"布伦达……哥哥,知道吗?我再也不是那个呆头呆脑的孩子了。"像是为了炫耀似的,我用没被绷带缠住的左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脸上是第一次惬意的笑。
       虽然,可能,大概,看起来有点狂妄,似乎,应该,不太符合我本来稳重的样子。但是,我少有的自信在这刻感觉非常强烈,似乎,我能把光都挥上一拳。
 
        "你还真是,长大了啊……!"
          !忽然咚的一声——      他也对准我的胸口捶了一拳,不轻不重,似(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ʃƪ)对不起我错了,不皮。)乎给我留了一手。不过,我意识到他的速度要比我快很多,虽然我也对他留了一手,但是他出手时风飞过来的痕迹我是明显的感受到了的。……不好了……世隔多年……他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万一……不会的,他是布伦达啊,不会的。
        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列如要是我们打起来,会怎么样?又要怎么和妈妈交代呢?可是没等我想完,我看到布伦达笑了,和十年前我记忆里的样子一样开朗,不同于那种只是标志性,带了一点心的面部表情,而是绝对的爽朗!重要的是,我又见到星海在他眼里闪耀……那种充满温暖的光芒,我又见到了……

       "还你的"他对我眨了眨眼。
        仿佛刚才只是我们在闹着玩,没有过一丝的认真。
         仿佛,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

﹉﹉﹉﹉﹉﹉﹉﹉(´▽`ʃƪ)

          "这次算是回来了吗?"我皮笑肉不笑的问他。
           "不算,"他盯着我看一会儿,"我家又不在那儿。"
            "?你家不在那儿?那你家能在哪儿?你……"
             他打断了我"海盗没有真正的家,要真正算的话,那就是大海。"
             所以……"我家在大海。"他的眼神不容置疑,坚定的看着我。
             所以……家人在在哪儿呢?
             还是海?

 
             "修!喂,你发什么愣呢?"他象征性的用手在我眼睛面前晃了晃。我被这强烈的显示性的视角给缓了回来,这才发觉,我走神了。
              果然,难怪妈妈总说我该好好学一下专注,我总是经常走神呢。
              "对不起,我走神了。"
              "没事……你在想什么啊?"
               在想……"母亲的事。"他明显顿了顿,我看见他那滚动的喉结,,,自己也咽了咽口水,在想要怎么委婉的开口问一件事。把这件我很想问他的事,问出来。尽管母亲那个眼神……仿佛是地狱一般的事情,问出来。虽然,我不太够理由,但也许这是布伦达离开的最佳理由,我只想亲耳听到他告诉我"是"。我想知道他离开的理由,因为我只知道这么一个理由。
               哪怕像个坏人也没关系。

           "你是母亲和领主的孩子对吗?"

            "……"他沉默了。
            "呵,既然知道答案,还问出来做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那个样子,好像什么东西被揭穿了一样的空洞,很不甘。那双明亮的眼睛散发着危险的光……
             "对不起,所以这就是你离开的理由对吗?其实不用离开的!妈妈身子骨不好,留下来照顾她是我们的责任不是吗?况且当初你都没有成年,甚至都没到十岁……呃,可以回来吗?"我说很多奇奇怪怪没什么逻辑的话,还想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最后还是回到了最初开始的想法"可以回来吗?"
            那些危险的光逐渐消失了,不过又在那消失的一瞬间展露出了嘲讽的笑,好像我是个十分不堪的人。
            我微微皱起眉头,忍耐着听他一字一句的说
            

            "你不也没成年吗?又有什么资格管我?况且……你只是那个女人捡、来、的。"

————————————(´▽`ʃƪ)
应该有人知道初夜权这个东西的吧?……(๑´∀`๑)
( ͡° ͜ʖ ͡°)✧

【凹凸世界】伦与安 2 亲情

   有时候我想要的,就是过去的不好都消失,但我不会魔法,做不到。
  
    "……伦、哥哥,妈妈挺想你的。"我努力成为平常的样子,那种和平常一样不起波澜,稳重的样子。
    他皱起了眉……
    "妈妈……大家都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走呢?"
——留在我(们)身边不好吗?

     我鼓足勇气,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以为,我以为他会给我一个理由,会是那种小偷一样的低沉样子,会低声细语的告诉我,告诉我我一直想知道的理由。
     可是……可是我看见那双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充满骄傲和自信,甚至一点歉意都没有!
     就和以前一样的星海闪耀。
   ——原来家人是微不足道的吗?
     "噗嗤……是嘛?原来他们很在意吗?"他扬起了嘴角,笑的大声。生怕谁不知道他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我脑海里立马浮现出妈妈那时候抱着我说"不知道"的场景……——他怎么能这样?
      "布伦达!……"
      我一把将手里的花扔到了他脸上。
      他没反应过来,花砸在了他脸上……
      天堂鸟花……似乎是有魔法,花砸过去的时候,我感觉花成了碎片。像镜子的碎片那样闪亮!却又在一瞬间染上了与我相同的灰暗颜色。
——对不起哥哥,我冲动了

      气氛忽然,变阴森了……

       "安迷修……"
       我看见了那明显不同于紫色的血色,伦的眼睛……不对!
        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布伦达,一股子浅显的兽性围绕在我的周围,我本能的想要逃离这个由目光构成的惩戒圈……

        "伦,对不起。"我闭上了眼睛,仿佛诉说着决心。

———————————————————————————
天堂鸟花花语:幸福,自由……
不管是雷狮还是布伦达,都是自由的人!
安安是有责任心的人,但不代表他不羡慕『自由』。

【凹凸世界】伦与安 Ta 亲情

小安……
小安……
小安有个很好听的名字。

(是什么经过ta的生命燃烧ta相信的曾经。)
小安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大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是典型的扶老奶奶过马路、正直五好幼年的孩子。

小安有个哥哥,叫伦。
伦与小安正好相反,伦喜欢自由,喜欢海,任何不自由的空气都会令他烦躁。至少,现在的他认为,父母就是他不自由的空气源头。
小安非常非常喜欢伦,因为他总能在伦眼里看见那些不同寻常、闪烁着光的世界,仿佛他目光所及之处皆为自由和正义。小安向往极了……
伦很疼小安,一个小小的肉团子,说话声音细细的,最重要的是,小安的存在对于伦来说,不一样。就像家里笼子里的那只可爱小鸟……

(年少即是青春,青春即是意气)
某天,伦走了。就这么无声无息,丢下一切走了……
"这孩子为什么这么不省心?他能去哪儿啊?"
"他为什么要走呢?"我问焦躁的妈妈。不自觉地握起了拳头。"妈妈,为什么呢?"
——伦他为什么要走?
我急于想寻求一个答案,我想知道伦离开的理由,不自由吗?可是不是说好要给我过生日的嘛!
妈妈突然搂着我,低低的抽泣"妈妈不知道……妈妈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啊……伦!……伦……"
我咬紧了牙。
  
十年后
小安长大了,成为了一个充满正气的大男孩。
他依旧在意自己的哥哥。
(ta静默在这里像一幅图画)
"安哥哥,可以麻烦你帮我送一下花吗?埃米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又忙不开……"艾比带着恳求的眼神对上了安的双眼。
"当然了,艾比。"
……
看来今天天气很好~这花很香呢。不知道是谁订的呢?
"安……安安!"我寻声望去,看到了那双我自小到大就难忘的眼瞳。
"伦……伦吗?"我瞪大双眼。
全然不可肯定这个人是那个小时候给我讲故事,眼睛里闪闪发光、神采奕奕的人;以及那个,突然离开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不敢看他。
很想离开这里……或者!
"是,我是伦。"
"……"
"安安?"
"……"
"为什么不说话?"